特別的愛,給特別的你。



葉昕最近喜歡上旅行。

他最後看了眼長安的大門和人來人往的廣場,便到了驛站租了輛馬車往北方走。

南國之暖,北方之凜。

越往北方走,葉昕對這句話越是感受之深。

比起江南的溫軟,蜀中的肥沃,南疆的燠熱,北方只能說是冷冽了。

冰霜糊在臉上刮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細縫,即使是習過武術的他仍是不習慣,挽緊了毛絨披風一步一步來到了雁門關。

彼時的雁門和此時的雁門大不相同,即使歷經滄桑也顯得氣勢不凡,壯志如虹。

映雪湖。

葉昕在湖邊站了會兒,雪地折射出的光幾乎扎得眼睛睜不開來。

生理性淚水從眼眶滴出,抹開後也只是隱隱約約的弧度。

細聲淹沒在風雪嘯嘯,松枝間掉落的積雪聲、白鶴走動的扒拉聲,幾乎要淹沒在這廣袤的雪原之中。

只有那個陌刀的...

喻王/sunset in paradise

01.

他們現在在馬爾地夫。

天空很藍。

但是王杰希實在不太想跟隔壁的那位喻先生講話。

02.

事情回溯到昨天。

昨天是他們的第二場婚禮派對,舉辦的地方當然就是在微草俱樂部。

在微草舉辦的是晚宴,微草後方花園一改樸素,化身成花園派對。

來的人就是那些曾經的隊友和對手,連退役的選手也回來了,例如方世謙。

王杰希拿著香檳站在臨時搭建的舞台前,臉有些黑地看著方世謙站在台上拿著麥口沫橫飛談著當年的小魔術師,講到情動處,還不忘抹淚嚀嚶幾聲。

你特麼當你是嫁女兒啊?!王杰希忍住把香檳糊到前任治療之神的臉上的衝動,把香檳一飲而盡。

派對上的新人當然是集火對象。即使是曾經深受大家尊敬的隊...

喻王/無題

王家的小繼承人就這樣從宴會中溜了出來。

毫不眷戀地沒有再回頭望向裝飾著華麗水晶燈熠熠生輝的大廳,小小的身影人從群中鑽過,敏捷的滑過服務生的托盤下方後,牛皮製擦得發亮的皮鞋搭搭地在走廊踩出清脆的回響。

穿過有些複雜的迴廊後王杰希總算到達了後門口的花園。

逃這麼遠應該是不會發現了吧?小小的王杰希喘著氣慢慢地走向花園中央的迷宮,眼光餘下一瞥竟意外發現岔路的右方,午夜藍的顏色就這樣從自己眼前虛下一晃消失在眼前。

王杰希頓時感到了興趣,看身影應該是和自己同年齡的,不妨追追看。

小小的身體便快速跑進右方的岔路口,追尋著一閃而逝的藍色。

迷宮的構造比想像中的大,儘管追逐著對方的身影,但仍然失去了...

喬高喬/象牙白



*少年聖歌隊設定
*極短篇

星期天早上的街道熙熙攘攘,城中充滿了各樣聲音。賣菜的大嬸大聲的和路過的人群吆喝叫賣,鞋匠拿著烙鐵一下一下敲打著生鐵有一搭沒一搭和客人的聊著自己的家庭瑣事,群鴿拍打著翅膀來到廣場的窸窣聲也讓這閒適的週日帶來生機。

過了禮拜時間的教堂格外的安靜,彩繪玻璃在陽光的折射下,疊出釉藍的色彩,像是曬軟了的一地陽光,連飄在空氣中的微塵也顯得一清二楚。

布告台上擺放著風琴,由於年事已久,顯得有些斑駁,音色也有些許走調。
黑髮少年坐在麝皮軟墊的椅子上認真的伴奏著,琴架上擺著今早表演的曲目,五線譜上頭的音符規規矩矩的排列著,穿插著許多註解。

在琴台前面站著棕髮少年有些稍微不自在的往前墊了墊腳尖,木...

周黃/Señorita

想試著寫一些煽情的戀愛(爆)但是寫起來完全是兩碼子事......

感謝Justin的那首Señorita,唱起來有種慵懶的調情感XD

尤其是最最後一句的Gentlemen, good night
Ladies, good morning

腦洞就開始大開啦!!!!

*這篇大概是由歌曲延伸下去寫但是有做些許改變

ok的話請往下拉吧

****

周澤楷在酒吧遇到黃少天得感謝同事的一次邀約。

下班完剛被同事帶進酒吧時,人還未很多,稀稀疏疏的人點綴在其中。酒吧的裝潢是走復古風,牆壁上貼著許多人物壁報。轉了一圈,周澤楷看見在酒吧中央用絲帶將直立麥克風上面系上一朵玫瑰。在被同事灌了...

于遠/藍山拿鐵


喀啦空隆。
清脆的門鈴迎接著客人,接著朝氣蓬勃的歡迎光臨便開始了一天。
***
于鋒來到這間咖啡店是個意外。

剛從G市轉職到K市的于鋒來到這城市不過一個星期的時間。這段時間,他盡可能的熟悉一下公司附近的周邊讓自己能融入這個城市。

于鋒的新公司比起在G市一線城市的前公司當然無法相比但是能接下別家公司的執行長,這點倒不算什麼。
雖說比不上G市便利的地理條件,K市算的上五臟俱全了。
公司位處的商業辦公室算是清幽,巷弄附近開的店家多是輕食店咖啡廳,讓這一帶多了點文藝氣息。

于鋒漫不經心的在巷弄走著,下午2點的時刻已然是平日下午班的開始,銳減的人群給于鋒不錯的機會來觀察這一帶的店家。
拐了幾個彎,到了一處轉角,于鋒發現了...

喻王/Sweetest goodbye



*同居設定
*極短篇

How does it feel to know you never have to be alone

When you get home?

01
王杰希進門時已經是凌晨2:00。
鬆開繫在脖子間的領帶,袖扣在指尖的熟悉操作下輕巧的落入鞋櫃上的藤籃內。 
解開身上的繁複後,王杰希第一件事就是進入浴室。
清水盛滿了整個洗手台,王杰希捧了把水往自己臉上帶去。
任由水珠流入襯衫他也不在意,走到浴缸扭開水龍頭。
他現在只想洗個熱水澡。

02
喻文州進到浴室時,已經充滿了氤氳的水氣。
其實在王杰希進門的時候,喻文州就已經發現了。
他那時只是躺在床上閉著眼聽著聲音,即使他們這間房子的隔音效果非常不錯,對於一...

© 純麥釀 | Powered by LOFTER